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城管局长和他的执法队员

发布时间:2019-08-14 17:03:14

核心提示:周亚鹰现在有一个愿望:希望广大民众能够客观理性地看待城管与小贩的冲突,最好了解一下纠纷发生的原因,如果真是城管不对了,那不仅要批评,还要处分。

周亚鹰现在有一个愿望:希望广大民众能够客观理性地看待城管与小贩的冲突,最好了解一下纠纷发生的原因,如果真是城管不对了,那不仅要批评,还要处分。否则不要一上来就 一捧子打死 ,毫无来由地指责和谩骂。

广信村镇银行门前的人行道不时响起机械的轰鸣声。

201 年8月7日早晨7点 0分,等到江西省广丰县城市管理局(以下简称城管局)局长周亚鹰开车上班途经此处时,原本完好的路面已被铲车铲去大部分。人行道是去年刚刚修好的。

周亚鹰当即下车查看。

原来,来这家村镇银行取送款的押钞车多次向银行抱怨,停车地点距离银行门口太远,存在安全隐患。银行遂打算铲掉人行道,修一条押款车道直达银行门口。但此次施工并没有向城管部门报批。

周亚鹰一边制止现场施工,一边将电话打到城建管理监察大队(以下简称城管大队)。随后,这家银行被城管大队执法人员处以罚款,同时责令其恢复破坏路段的原状。

事实上,这个城市每天的变化都很难逃过周亚鹰的眼睛,因为他是城管的 头儿 城管局长。

从事着城市管理中最琐碎的工作,却时常得不到被执法者的理解。更令人烦心的是,网上几乎一面倒的责难,让他和他的执法队员们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但这种情况下,他们依然选择了苦中作乐式的坚守。

实际上,周亚鹰在城管局长这个位置上即将三年。三年来,他一直利用各种场合,努力为城管正名,许多人通过其创作的笔记体散文《我是城管》增进对城管的认识和了解。

然而最近网上被热炒的几起城管与小贩冲突事件,再次令这个城管局长和他的执法队员们感到愤懑。因为对这些事件稍加分析后,他们得出的结果,十之八九都是城管有道理、小贩没道理。但网上却少有理性声音,没有人为城管说话,也没有人愿意为城管说话,或者即使说了公道话也没有人去相信。

对城管现状和前景的思考,令周亚鹰心中萦绕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虑。

尴尬中前行

在许多人的意识里,只有管小商小贩的是城管。

但在广丰,这样理解就有点以偏概全。这里环卫工人是城管,市政工人是城管,路灯管理员是城管,栽花种草的园艺工人是城管,自来水的供水工人还是城管

广丰县城管局因 文人局长 周亚鹰 晒城管 而走红全国。

负责和小商小贩打交道的是城市管理局下属的城管大队,不过,管小商小贩可不是城管大队的全部职能。

破坏了城市管理的规定就要由这支队伍来执法,广丰县城管局有多少职能,城管大队就有多少执法职能。 周亚鹰补充说。

但不可否认,城管大队现在最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管理小商小贩上,而其他大大小小两百多项执法职能都被公众忽略掉。

如今,该城管大队有编制内职工和协管员共计120多人,编制内只有42人,总人数三分之二的城管队员没有编制,属于协管员。他们没有执法资格,只能配合协助有执法资格的队员执法。

协管员没有执法权限、没有一部可遵循的《城市管理法》,让这些执法队员在执法过程中常处于尴尬的位置。

队员们大多听到过这样的质问,你们有执法权吗?每每这时,队员们都无言以对。

这些执法队员多由退伍、转业军人构成,每月只有1000元的工资,早晨7点半开始一天工作,晚上9点半下班。

低工资和不被人理解,使得执法队员流动性非常大,自2012年以来,广丰城管大队已经有12名队员辞职。 没办法,只能是走了一批,再招一批。 城管大队大队长邓登铭说。

4岁的祝小峰在北京商学院读了三年的网络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他选择回到广丰,并 阴差阳错 地当了协管员。当他告诉同学自己做了 中国最牛 的职业时,同学脱口而出:是城管吧?

祝小峰说,队里多是和他差不多甚至比他还小的小伙子,在这种环境下,大家学会了惺惺相惜,这让他们苦闷之余感觉到些许温暖。

尽管当了4年城管的祝小峰认为自己热爱这项工作,但他也无奈地表示,如果有更好的机会,肯定也会换工作。

并非对立关系

在城管队员对小商小贩执法过程中,时常会出现暂扣物品甚至肢体冲突的事件。不过,在周亚鹰看来,这仅仅是表象。

城管和小贩的关系并不是对立的,实际上二者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城管是为了更多市民服务,小贩是方便了市民生活,自己赚钱给社会减压。但小贩占据街道,毕竟影响了市容市貌,带来环境问题,导致交通拥挤,弊大于利。 周亚鹰说。

作为城管局长,周亚鹰告诉手下的城管执法人员,在执法的过程中都要秉承这样的执法理念: 睁只眼闭只眼 理念、 疏堵结合 理念、 和尚念经 理念和 不首先动手 理念。

周亚鹰解释说,广丰城管在执法时并不是 一刀切 的。对城市的主干道,对小商小贩管理要严格一点,普通街道管理得松一点,而对于里弄小巷则不怎么去强制性管理,因为小贩也要生存,要给别人生存的机会。这就是 睁只眼闭只眼 理念。

其次是疏堵结合,广丰城管在合适的地段开辟空地引导部分商贩进去经营,城市里定期会有赶集日,我们的队员会在小商小贩进城前,早早到达主要路口,疏导他们。

而所谓 和尚念经 ,指的是执法过程中的反复劝导。广丰的城管队员从来没有一上来就 踢、翻、推、打 的习惯,可以说是一遍遍苦口婆心告诉他们不要占道,有时这样的话要说上一二十遍。

最后就是 不首先动手 理念,有两层意思,一是对待老人、妇女、小孩、残疾人等特殊人群,广丰的城管队员选择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即使有些老人或妇女偶尔撒泼,会拿着水果刀或其他工具袭击执法队员,执法队员也只能是尽量避让退却;二是有些年轻力壮的小摊贩往往不服管理,当他们首先动手攻击队员并可能危及队员生命时,队员们才会选择自卫并将对方制服。

周亚鹰欣慰的是,在他主政广丰县城管局的三年里,并未出现严重的恶性事件。但即使这样,也难免会有一些纠纷发生。

我们每年为此花出去的医药费就有十多万元,不管是我们队员被打伤,还是小贩受伤,都由我们买单。现在8月刚过,花出去的医药费就已经有5万多元了。

就在几天前的一次执法过程中,一名黄包车夫抓住执法队员的下体,被执法队员推倒在地,黄包车夫顺势抓起一块石头直击执法队员的胸部,双方推搡中,黄包车夫头部碰到了后面停着的货车上。 虽然他的伤不严重,但现在住了4天医院,已经花了5000多元。 邓登铭表示,单位一辆执法车的玻璃也在这次冲突中被打得粉碎。

按照周亚鹰的说法,像广丰城管这种 打输是输,打赢还是输,有理也是无理 的现象在全国普遍存在。

城管大队每月都会给城管队员开例会,会议内容包括强调执法要文明、态度尽量要好一点、有事及时沟通报告、服务为主、注意保护自己及适当安抚队员情绪等。

速度惹的祸

通常情况下,每次执法后,作为城管局长的周亚鹰都会接到被执法者的求情电话,也有求情者跑到他的办公室诉说苦衷,希望能不被处罚。

不可以。 周亚鹰一口回绝。

如果每一个被执法的个体都强调自己的理由而让城市管理为他让路,那怎么得了?违反城市管理规定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这一点,周亚鹰有自己的原则。

理论上,所有人都可能受到城管的处罚,因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就会违反城市管理规定,比如,随地吐痰、违规停车、攀摘花木。可以肯定,一旦被执法后,如果他再遇到城管和小贩发生冲突,加上小摊贩又是民众眼中的弱势群体,因此他们就会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在小贩一边,指责城管,所以网上出现一边倒的声音不足为奇。

但出现这种种症结,周亚鹰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 速度惹的祸 ,一方面是飞速发展的城市化,而另一方面是政府管理改革的滞后和广大民众城市意识的淡薄,反差强烈,于是各种社会问题和矛盾频发,集中体现于城管与小贩之间的争端。

近10年的时间里,中国多数县级城市规模都发生了接近10倍的扩张,大量人口从农村涌入城市,给城市带来了就业和管理的双重压力。而负责城市市容市貌的城管队员的编制10年间却没有大的变化。

周亚鹰解释,城管和小贩应该是和平共处的关系。但前提是自由、开放、免费的市场要建,政府要引导,城管执法权力要规范,城管体制要完善。也就是说要先搞好服务配套,健全城市管理机构,完善、加强城市立法等。在发展城市的过程中,政府显然这方面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有时甚至存在缺位现象。 现在网上要求取消城管的声音不少,但如果取消了城管,也一定会有相应的部门做这些事情,否则城市将出现混乱。

河北元氏县在4年前曾取消城管,县城大街上一度乱得一塌糊涂,7个月后元氏县又悄悄组建了城管大队。不管怎样,中国的城市不论大小,城管都不可或缺,这已成为业界专家和学者的共识。

现在,城管大队很大一部分精力都在管理小贩上。其实我最希望的是小贩能减少或者没有,这样城管就可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真正投入到城市管理的其他功能中去。 周亚鹰补充说,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的政府能够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清除血栓的方法
血栓手术
女性长期便秘治疗方法
血栓食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