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逆天行剑 第三十四章 玄兽爷爷的粑粑

发布时间:2020-01-17 00:19:22

逆天行剑 第三十四章 玄兽爷爷的粑粑

嗷!

暗夜幽狼越聚越多,好在苏杉反应及时在它们还未聚集成群时便出手反击,此刻众人齐心协力,倒还算应付的来。

又是一条幽狼自苏杉身前闪过,空气中仿佛扭曲了一下,破空之声忽然响起,那是苏杉的战影拳,带着强大的力量,角度刁钻的轰在那幽狼的腹部,一举击毙。

“幽狼的弱点在腹部!大家集中力量,打它们的肚子!”

一旁的壮汉见苏杉又杀掉一只幽狼,兴奋地大声叫着,而苏杉则是望了他一眼后,继续左突右闪的穿梭在狼群中,不停厮杀着。

雨后林间的空气,本该清新无比,但此刻却带着浓浓的血腥味,渗入人心。

杀完了,雨也停了,苏杉靠在树下,望着眼前的众人的伤情,他不知道继续跟着他们还是否有意义。

这些奴隶似乎并不明白,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容不得半点犹疑,手软,这些负面的情绪,最终只会导致自取灭亡。

正暗自思索间,苏杉却似乎忽有所感,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幽狼又要攻过来了,这里守不住的!我们撤吧!”苏杉起身,望着远处幽狼奔过来的方向,大声说道。

众人闻言一惊,连忙凝神望向苏杉看着的方向,那远处深邃的黑暗中,紫影攒动,几乎连成一片的幽绿瞳孔,骇人之极。

“还愣着干什么?这还不撤?还等什么?”

方才被斩杀殆尽的一群幽狼,他们不停地嚎叫之声,在此刻终于显出了效果,那被他们召集而来的真正狼群主力,饶是淡定如苏杉,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更别提其他奴隶们了。

令人毛骨悚然的奔跑巨响,从远及近,回荡在整片谷地,之前本就犹豫着是否要与这群狼厮杀的奴隶,此刻哪还用人提醒,早已经拔腿狂奔逃去。

不停的狼嚎,似乎是在宣示着谷地的归属,也似乎是在咆哮着同族被残杀的愤怒,但更多的,更像是在嘲笑着一群白痴奴隶的闻风丧胆。

“哈哈哈……,有趣啊,实在有趣,十六哥!你快看看啊!一群奴隶再被狼追着跑啊!”

这一声笑语,动静不小,至少正向远处逃窜,躲避群狼追击的奴隶们是听了个分明,纷纷向那声音处怒目而视,只是在看清那人是谁后,却是齐齐脸色大变,这是一个比那群狼要危险的多的人!

苏杉跳起,跃过一块巨石,在空中停顿的片刻,才望向那说话之人,只是在看清之后,却是低声骂了一句:“原来是这小疯子!”

苏杉口中的小疯子不是别人,正是在猎场外,不知因何忽然射了他数箭的小皇子!十九皇子,夜洵!

嗖!

拉弓,射箭,一名惊慌失措的奴隶应声而倒,所有人的耳中再度传来那似恶魔般的笑声:“呵呵……,十六哥怎么样?中了吧!”

被夜洵称呼为十六哥的皇子轻笑了一声,听起来年纪也不大,说道:“射中他不算本事,你往那瞧,看看是谁?”

夜洵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眼便瞧见了疾速逃窜的苏杉,对这个人,夜洵可是一直在心里挂念得紧,一见他身影,便顿时一跃而起,嘴中说道:“十六哥,你……你在这玩着,可别把他们都射光了,等我射了那臭小子回来啊!”

那位十六皇子一见夜洵远去,却突然面色一变,神情变幻之快,简直不可思议,只听他喃喃说道:“白痴!去吧,哼!这次头名是我的!”

远处,夜洵奔走的速度快得吓人,几乎比逃走的奴隶们快了一倍,没过多久便追上了落在最后面的梯队,落在后面的奴隶见此,心中暗暗叫苦,只道出师未捷身先死。

只是,夜洵竟然并没理会他们,才到他们跟前,便飞身一跃而起,在空中一箭射去,那离弦之箭,正是射往苏杉的后心。

“好!你这怪奴隶,这么能躲!我就看你能躲多久!等我追上你,看我还不射死你!”夜洵见苏杉又将将避过他的利箭,忍不住冷哼一声,目光凌厉的望着他,狠声道。

而此刻,在苏杉周围与其一同逃窜的,一个与他修为差不多的奴隶,在见此情形后,竟然出声与苏杉说道:“小鬼!你快别跟着我们了!那白痴皇子只是为了射你一个!不能因为你自己,连累我们所有人啊!你快离开吧!”

苏杉闻言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在这等局势之下,依旧没有一丝畏惧之色,只是在心底暗叹道:“离开也好,让这群奴隶引走群狼,和另外一个皇子,然后我再想办法,与身后这白痴独斗!”

眼前忽现的巨石,拦住去路,苏杉一跃而过,却没继续逃走,而是半蹲了下去,左右开弓,战影拳轰然使出,将这巨石击的粉碎,借此遮掩了身后夜洵的视线,趁机脱离了众人,向另外无人之处,继续疾走。

而其余人,望着那远去的,形单影只的身影,心底不知作何感想,这究竟是对,还是错,没有人能看得明白。

“嗯?不跟着那些奴隶跑了么?这可难办了?也不知十六哥那滑头,还会不会留些奴隶给我。”夜洵望了望那群奴隶,又望了望向另一处逃去的苏杉,心中念头急转,这到嘴的肉,哪块他都舍不得,犹豫了片刻,终究他还是咽不下那口气,轻哼了一声,向着苏杉逃离的方向,追了上去。

苏杉目光流转,向身后那白痴皇子看去,只见他已经与自己越来越近,之前大概估算,这皇子尽管比自己还要小个一两岁,却已经大概有淬体七八重的修为,着实非自己能敌,与他硬碰硬,必然讨不到任何好处,况且,身为大晋皇子,要说这暗中没有高手傍其身旁,说出去谁会信?

但就算如此,就一定是必死之局么?苏杉决计不信!

苏杉脑筋急转,奔走时的急速移动,也没让他落下周围任何的蛛丝马迹。

嗖!嗖!!

身后的破空箭声接连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身形一闪,游走间,尽量躲在树后,只是,那夜洵利箭的威力之大,着实出乎意料,只需一箭,诡异的黒木,便应声而断,枝叶,树屑洒了满天!

苏杉见此皱了皱眉,身子一跃,直上树梢,脚尖在树木的枝桠间轻点,但向前行进的速度却一点也没有减慢。

但多亏了夜洵紧逼的利箭,被逼上高处的苏杉,视野顿时开阔了许多,也在此刻看到了可能会带给他一丝希望的,一个埋身于一片草木后,洞口有些烟火痕迹的石洞!

苏杉一个附身下冲而去,此刻,对身后射来的利箭不管不顾,只是闷头往那石洞冲去,而夜洵见此更是大喜过望,笑道:“哈哈……,白痴!往哪逃不好?非要钻死胡同!既然你找死!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方到洞口,苏杉便感觉到了隆隆的震动,伴着风声,洞里似乎还隐约传来了细不可闻的兽吼,见此,苏杉慢慢的勾起了嘴角。

而紧随其后的夜洵,也察觉到了此刻情形,他望着那幽深的洞口呆愣了片刻,而就在这一瞬间,苏杉已经窜进了洞中,徒留夜洵一人,独自犹豫的留在外面。

那洞里的兽鸣之声尽管微弱,但却足以让人听清,在这阴山,能够占据这么一个大洞的玄兽,必定不好招惹,只是……就这么放过那个该死的奴隶么?

啪!啪!!

正在他犹豫之际,却见阴森的洞内飞射出两团莫名之物,他嗤笑了一声,速度如此之慢,怎么可能伤的到他,搭箭,拉弓!只一箭,便将那两团暗器击破,见此,他心里更是得意,正要开口对那奴隶嘲讽,只是,下一刻发生的事,却极为出人意料,令他傻愣愣的站在那半天,才回过神来……

“呵呵……,白痴皇子!没动静了吧?我现在就算不看,也知道你落了个什么德行,一定是又拿你那小箭乱射了吧?”苏杉的声音忽然从洞内传来,刚开始话还算正常,只是说着说着,这语气就像是被武刚传染了一般,越来越像,只听他接着哈哈大笑道:“哈哈……,老子今天就教教你!不是什么东西都能随便乱射的!你家玄兽爷爷的粑粑滋味如何?不愧是玄兽,和人就不一样,拉的粑粑都是一大坨!”

夜洵低着头,望着溅了一身的秽物,目光有些呆滞,心底的犹豫,在这一刻被彻底摧毁,片刻后,才慢慢的抬起头来,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道:“小畜生!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我要你射的千疮百孔,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夜洵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巨弓,缓步走进了洞中,只是嘴中还依旧喃喃道:“还有里头的那只玄兽……也得给我去死!”

重庆市精神病院怎么样
永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太原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兰州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盐城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