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上海警方在广东缴24吨冰毒细节与毒贩产生

发布时间:2019-12-05 05:31:30

上海警方在广东缴2.4吨冰毒细节:与毒贩发生枪战(图)

抓捕制毒工厂老板时,其车内的黄色蛇皮袋还装有160千克毒品。 “警察,不许动!都不许动!”“砰砰……” 1月30日凌晨2时许,广东省汕尾市陆河县南告水库堤坝外,安静的农村传来一阵巨响后,又传来一阵枪战声,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横停在水坝桥面上,车尾冒出浓烟。 半小时后,5公里外的陆河县梅角下村的一栋外观废弃的平房内。大门1开,虹口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政委安蔚直奔入室。十几桶装满冰毒原材料、几十罐氢气桶、三个巨大的反应釜……这样大规模的毒品工厂连安蔚这样的老侦查员也震惊了。 ——这并不是什么警匪片的桥段,而是日前跟随上海公安奔赴广东汕尾捣毁一起毒品案件时目击的真实一幕。这也是上海有史以来破获的最大毒品案。 1月30日凌晨,沪粤警方兵分三路,在汕尾、陆河、陆丰三地将以陈某、俞某为首的涉毒团伙成员悉数抓获,捣毁一个特大源头制毒工厂,抓获制贩毒嫌疑人28人,缴获结晶冰毒近400千克,固液态混合体冰毒2吨,彻底斩断了一条由广东至上海的跨省制贩毒通道。 此案是上海“迎新春、保平安”专项行动的重要战役,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白少康表示,这一案件的告破显示了上海警方打击毒品犯法的决心和能力,“我们绝不能让毒品成为影响上海治安的突出问题,绝不能让上海成为毒品犯法的洼地。” [案发] “零包”案纠出跨省贩毒团伙 一切始于2014年8月中旬,虹口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缉毒队民警连续破获了多起“零包”贩毒案件(指毒品卖家把毒品拆零分给买家,一次交易量一般不超过10克),所有案件都指向同一个上家——以胡某和汤某为首的跨省贩毒团伙。“加上此前专案侦查

,我们发现这伙人在上海发货量很大,通常一批货都在公斤之间,且时间间隔很短

,通常个星期就要去广东进货。”虹口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政委安蔚说。 通过排摸这个团伙,虹口警方发现了一个从上海到广东的毒品运输通道。警方侦查发现,胡某贩毒团伙从广东上家处以2万元/公斤的价格购入冰毒,随后再以5万元/公斤左右价格散货,而当时冰毒的黑市价约为10万-20万元/公斤。“从这个团伙的进货数量和出货价格来看,我们判断,这个团伙的上家很有可能是个大拆家,而且他的广东上线应该非常接近制毒工厂。” 为了能够从源头上打击贩毒,警方对胡某等人进行布控。2015年1月20日下午,在沪昆高速枫泾道口,当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正在排队驶入道口时,守候在道口附近的民警一拥而上,把司机控制起来。在轿车后备箱,警方发现了一个装有红枣的纸盒,打开纸盒,民警从纸盒底部陆续拿出了几块白色包装物体,随后在另一个纸盒里也搜出几十块白色包装物体。 看到,现场查扣的两大箱毒品,第一箱上面铺满了红枣,红枣下面是用塑料袋包的冰毒,还有一箱上面是咸鱼、鱼干,底下藏着冰毒。 40千克冰毒牵出制毒工厂 当整整40千克用透明塑封袋包装好的冰毒被全部起获,民警对几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拘捕,其中1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汤某竟然被吓得失禁。“当时他在车上,我们特警两个车对着他,当场就吓尿了,裤子就湿透了,车子上都是。” 随后,警方对在市区负责接货的胡某等人进行了抓捕,将这一跨省贩毒团伙一打尽。当晚,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5人,缉获冰毒40千克。通过犯罪嫌疑人的交代和前期侦查,一个跨省制贩毒品络和位于广东汕尾地区的制毒工厂渐渐浮出水面。 专案组查明,胡某的直接上线是一名分销商,在这个分销商上面,还有一个揽货人俞某,俞某的上家才是制毒工厂的老板陈某。 [侦察] 照旧联系确保未“脱线” “从破获的数量看,很有可能背后能摧毁一个制毒窝点。”安蔚说,上海警方从开始就准备“挖”到毒贩老巢。 “从获取线索到打到加工厂,我们一共打掉7个层级。”安蔚告诉,以胡某为首的犯罪团伙仅仅是第四级,其在广州还有三层上级,“但当时我们不知道,我们觉得胡某应该很接近制毒工厂,但没想到

,他上面还有三级。” “团伙主犯胡某是负责和下线保持畅通,汤某是运货人,主要负责与上线保持畅通,我们首先从汤某入手。”安蔚告诉,警方针对汤某身份进行过深入排查,最终判断,汤某是一个十分顾家,且有很强求生欲望的人。因而,上海警方牢牢掌握住嫌疑人汤某的求生心,让他们通过继续和往常一样,以每半小时的频率联系,确保对方没“脱线”。 “毒贩都是很狡猾的,一旦联系不到上海方面,就可能会销毁毒品,立刻撤退。” 果然,广东方面没有任何察觉,依然和平时一样联系、出货。这为广东工作组争取了时间。 提前潜伏锁定揽货人 虹口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探长胡伟,是最早抵达广东的工作组成员之一,每天他和队友都要开几十千米的路,和当地警方配合调查。胡伟是第一批前来汕尾的民警,到1月30日凌晨抓捕当天,他已经在当地呆了整整45天,想要尽可能缩小制毒工厂的搜索范围。在明确了陈某的身份后,两地警方很快锁定了制毒工厂位于广东汕尾市陆河县梅角下村。 梅角下村地理位置偏僻,进出都不容易。“当时先发现一个中年男子,他在梅角下村有一套祖宅出租,自己住在县城

。而该男子每次前往出租屋内时,都会关掉,离开时才开启,行动举止可疑。“最后,警方证明该男子就是制毒工厂房屋的房东,他定期去工厂给毒枭们‘帮忙’。” 通过房东这一线索,警方顺藤摸瓜,发现了一个叫“光头”的揽货人,也就是大拆家俞某。他在当地是小有名气的毒枭,毒品分销到苏浙沪、辽宁、湖南、广东等地。其中,“光头”的下家林某,就是上述贩毒团伙成员胡某、汤某的上家。 包围圈被进一步缩小,但制毒工厂的精确位置,警方还是没有掌握。“只知道在村子里,不知道具体是那户。” [抓捕] 决定在其出货路上抓捕 在汕尾的45天中,胡伟和先头部队的民警们一起,对梅角下村附近的所有隐蔽处、哨位、进出线路进行了排摸。“最终我们觉得盲目进村很容易打草惊蛇,不如在他们出货的时候,在路上将他们一打尽。 行动前,警方再三斟酌,将收点选择在了距离村内约5公里的南告水库堤坝旁。“这个地点比较险要,也是上山的唯一道路,我们两边堵的时候,案犯是逃不掉的,我们在两边把车辆先埋伏起来。”虹口刑侦支队缉毒队队长何平说

。 注意到,大坝两侧落差很大,一面是百米悬崖,一面是堤坝,嫌疑人无法逃离,只有中间一条道路,车辆一旦开上南告水库大坝,只能从两头离开。 1月25日,上海警方收到情报,“光头”俞某缺货,即将来拿货,这次要货量特别大,可能在200千克左右。 安蔚说,这给了专案组一个强烈的信号——窝点已经开工,近期就将发货。而此前,他们已出过2次货,“一次20千克,一次50公斤。这次规模最大,说明他们已经能够量产了,危害性不容小觑”。 终于,决战的日子到了。专案组兵分四路,展开抓捕。 枪战中制服工厂老板 1月30日凌晨,主犯,也就是制毒工厂老板陈某先派两个工厂股东驾驶一辆车在前面探路,自己驾驶着一辆黑色丰田车装载毒品在后面跟随,一旦发现不对就可及时逃窜。警方掌握这个情报后,设伏时先将探路车放过去在山下进行拦截,当陈某驾驶车辆驶上大坝后,民警驾车前后拦截,把他堵在了大坝中间,没想到陈某驾车疯狂逃窜,撞向民警。 “当时他从工厂拉货下来,看到我们人在这边就立刻倒车,想要往山上逃窜回去。”安蔚参与了当天的抓捕行动,他告诉,当时陈某坐的车在逃窜中一屁股撞上了大坝栏杆上。但陈某并未束手就擒,甚至与警察展开枪战。 说时迟那时快,民警不顾危险,冲到车边,把犯罪嫌疑人陈某拉出了驾驶座并将他制服,前排驾驶座旁边民警发现了一把上膛的手枪,里面装有5发子弹。在后排发现了黄色蛇皮袋装有165千克冰毒。在抓捕进程中,一名广东民警不幸被流弹击中小腿,倒在路上。 从严重受损的汽车和现场遗留的撞击碎片可以想象当时毒贩的穷凶极恶,不远处地面上还有一摊暗红色的血迹,所幸受伤民警经医院抢救后并无生命危险。 制毒者逃出几公里后被抓 在控制住了犯罪嫌疑人陈某后,他拒不交代任何毒品工厂的信息。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二路警方已在陆河县县城内将房东一举抓获。 很快,何平带着房东,冲往梅角下村制毒工厂,与第三路埋伏警力会合,迅速对对制毒工厂的技师等人实施抓捕。 当民警破门而入时,该制毒工厂的5名技师趁夜色逃入了山区。“当时我们来到现场的时候,我们掌握到的犯罪人员应当有7名制毒工人在现场,但我们来的时候只剩下2名了。”警方立刻沿着山路一路搜捕,但由于天色太暗,没有发现。 因而,当地政府马上通知了周边几个村,发动大众对犯罪分子可能逃窜的路口进行设防。在当天上午9点左右,离制毒工厂几公里外的富溪村,1名驾车的村民遇到了几个想搭车的可疑人物。 “我当时发现他很像(通知中的可疑人物)

,因为他不像做工的,但他身上很多泥,衣服很多草灰之类的东西,说的也不是我们当地话,我发现疑点很大,第一时间通知公安。”广东省汕尾市陆河县上护镇富溪村村民老罗说。 随后,老罗远远地跟着这几个可疑人物,正在附近布控的民警也迅速赶到现场,将这5个漏之鱼全部抓获。 揽货人在酒店被抓 胡伟则带领第四路人马,将正在家刚吸完海洛因的“光头”俞某抓获。“我们到博美镇一家酒店内找到他时,他刚注射好3克海洛因,毒瘾很重。”胡伟说,俞某很谨慎,发现门外有声响后,立刻开门冲出来,被民警按住门把手,一脚踢门进去,将其按倒在地。 在屋内,警方找到了本来用于交易的154万元现金。这些现金,10万元一捆,一共15捆,整整齐齐地放在一个水果箱子里。“当时他钱也不要了,就想逃命。” 而在俞某家中,警方还找到一千克冰毒及一支枪、5发子弹。

汕头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安顺治疗小儿癫痫最好的医院
襄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宝鸡市康复医院
河源市人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