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悠闲龙生 592 凄苦的少年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6:19

悠闲龙生 592 凄苦的少年

两人盯着的就是袁书聿从青城派换回来的那辆suv。

只要是男人,似乎就没有办法抗拒这辆车的吸引力。

黑色的车子,盘踞在那里,好像一个巨大的怪兽,伺机而动。

车子的线条,看起来流畅,冷硬,让人脑子就能浮现出来一个字,就是“酷”。

袁承德,袁书铭不由走了过去,抚摸了抚摸车身。

袁书铭开口了,“这车可真漂亮。要是能开上一会儿就好了。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车?可能不是村里人的吧。毕竟,这车看着就不便宜。”

袁承德在旁边也是连连点头。

袁书聿抓住袁书铭的手,给袁书铭的手心塞了一样东西。

袁书铭一看,竟然是一把同样酷炫的钥匙。

袁书铭面露惊喜,看向了袁书聿,“二弟,这是你的车?”

袁书聿点了点头,“是啊,用东西和别人换的。这辆车的确不错。我从川省开往藏省,一路几千公里,路况不好,气候不好,一点问题都没有。大哥,你试试。”

“好。”袁书铭拉开车门,就坐上了驾驶座。

众人让开,车子被袁书铭发动了起来。

前进,后退,拐弯,漂移……

袁书铭的车技看起来也挺高明。

耍了几个漂亮的动作,袁书铭下车了,脸上满是兴奋,“二弟,这车子性能真好。以前想做,做不出来的动作,现在都做出来了。”

袁承德抢过钥匙,“我也试试。”

刘筱云笑了,“他爸,你一把年纪了,怎么也和孩子们一样闹腾呢?”

袁书奇和树精少女都是抿着嘴巴笑。

袁承德上了车,开了起来。

也是耍了几个漂亮的动作,过瘾了,才下车。

袁承德不无遗憾说道,“可惜,今天去逛会,就在镇子上,不远。不然可以开车去。”

把钥匙还给了袁书聿,一行人离开了村子前的空地。

很快,到了镇子上。

赶会的人都快把镇子上的几条大路占满了。

卖什么东西的都有。

有春联,福字,门神,灯笼,鞭炮,干果,水果,肉食,山珍菌类,还有一些猎人自己打的野味。

多数人的面上都是喜气洋洋的。

袁书奇和树精少女们对什么都惊奇。

看着一个造型特别的灯笼,都能看半天。

袁书聿一行人还是很引人注目的,毕竟有好几个漂亮的少女。

当然,看到了袁承德,袁书铭,袁书聿三个成年的男人,也没有人打什么主意,也就是多看两眼。

其实,家里没有什么特别需要购买的。

自家产的鸡肉,鸡蛋,蔬菜,还有新任狼王前几天下山送来的很多野味,足够过年用了。

一家人来赶会,就是图的热闹。

到了卖鞭炮的地方,袁书聿一口气就买了五千块钱的鞭炮,烟花。

久安市内已经禁止燃放烟花炮竹了,但是鱼口村处在三环外,所以,还是可以燃放的。

往年,兄妹三人也是很喜欢燃放鞭炮,烟花的。

但是,那个时候,家里还很穷。一般过年就是袁承德买上两,三挂鞭炮。

腊月三十晚上12点放上一挂,正月十五元宵节晚上放上一挂。

下来一挂,是家里有重要的客人来了,放。

所以,袁书聿兄妹几个,是很少有机会放鞭炮的,更别说烟花了。

看到袁书聿买了这么多鞭炮,烟花,最高兴的就是袁书奇了。

“二哥,今年我要放好多烟花,放好多。”袁书奇笑嘻嘻说道。

袁书聿点了点头,“好的,不够了我们还过来买。”

袁书聿看到没有人注意,顺手就把烟花,鞭炮放入了须弥戒指内。

又是轻松的空空两手了。

一行人逛的十分开心。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叫声,“叔叔,把钱包还给我吧。那里面是我爷爷让我割肉的钱。如果没有了,今年年夜饭,我家就吃不上肉了。求求你了,叔叔,把钱包还给我吧。”

众人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抓住了一个青年男人,苦苦哀求。

少年瘦骨伶仃,穿着十分破旧的棉衣。

面上的表情看起来凄苦极了。

青年男人面貌有几分猥琐,脸上左眼睛下面还有一道疤痕,看起来有几分凶狠。

周围也是围绕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但是没有人发表议论。因为青年的男人身后还有三个男人。

这三个男人,都是身材魁梧,一脸凶相,看起来就不好惹。

那刀疤脸对着少年说道,“别乱说,谁拿你钱包了?你想污蔑人么?”

少年凄然说道,“我知道是你拿了我的钱包。刚才你撞了一下我。然后我钱包就不见了。叔叔,求求你了,把钱包还给我吧。里面钱也不多,就是五十多块钱。但是,这是我和我爷爷过年的钱。求求你了……”

不少人面上流露出出来了同情的目光,但,还是没有一个人说话。

毕竟,刀疤脸和他身后的三个男人,看起来太凶悍了。

袁书聿用神魂稍稍探查,就知道,少年人没有说谎。

刀疤脸插在裤兜里的手,握着一个钱包。

钱包样式简单,看起来很廉价,应该就是少年的钱包了。

刀疤脸有些不耐烦了,“你想挨打么?如果不想挨打,就滚远点。随便诬蔑别人是小偷,打你都是轻的了。”

的确,刀疤脸拿了钱包,还没有打开看。

早知道是五十块钱的生意,他也不做了。

但是,既然做了,就绝对没有还回去的道理。

更何况,这么多人看着,他还回去,不就承认了他是小偷么?

甩开了少年的手臂,刀疤脸和三个同伙就要离开。

袁书聿上前一步,挡住了刀疤脸,“把人家的钱包还给人家。”

刀疤脸“嘿嘿”一笑,“又来个不怕死的。”

说着,刀疤脸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把水果刀,对着袁书聿晃了晃。

花美说话了,“小贼,还敢对我家主人挥舞刀子,不想活了?看姑奶奶来收拾你。”

袁书奇听了花美的话,“扑哧”一下笑了。

花蕊连忙捂住了花美的嘴巴:这话也太粗俗了。还什么姑奶奶的,真不知道花美跟谁学的。

袁书聿微微一笑,对着人群说道,“你还要看多长时间,该出来了吧?”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专家
汕头天佑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亳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绍兴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