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霜寒之翼 258 穷途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8:36

霜寒之翼 258 穷途

山脉。

颓废,失败,恐惧。

皮革甲上满是灼烧和伤痕,红色的斗篷撕扯粉碎,零散地落在山路上。

他们曾是帝国最精锐的战士,此刻却如同一大群斗败了的公鸡。

“马、马卢克少校。”副官低声报告:“弟兄们已经不行了。”

“我知道他们不行了,其实我也不行了。”这个棕色头发的青年军官一双蓝色眼睛里全是疲惫,中等身材佝偻着,看上去像变作了一个矮子。

他开玩笑似的说话,左手握拳锤了两下腿,右手却没松开剑柄,同时目光机警地向后看着。

他看着副官有些呆滞的脸,吐了口气:“不过亲爱的副官,你得想想,如果我们真的不行了,就会被后面的长耳朵追上来砍死,所以不行也得行。”

“但是,已经有人开始逃跑了。”副官丧气地说道:“长官,我没有执行军法,抱歉。”

“不用管他们了,我们也在逃跑。”马卢克上校看看天空,璀璨的星河照耀着大地,巨大的七颗星球在天空清晰可见。

他看了一眼就不再说话,副官吸了口气,看了看开始出现积雪的地面,表情渐渐失神。

“嘿!”差点踩到一块危险的石头,副官回过神来,看着皱眉的长官,摇了摇头:“谢谢长官。”

“没什么,其实我倒有些觉得不应该叫你,让你掉下去或许活下来的机会还大一点。”少校看着远处的光芒,深吸了口气:“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很难活过今晚了,副官。”

副官默然良久,同样看着山下的光芒,又看了看天空,终于长叹一声,有些丧气地摇头:“少校,帝国真的失败了,无法挽回的失败。”

“你应该对人类有信心。”少校道:“我们总有一天会打回来的,陛下已经及时撤退了,不是么?如果长耳朵追上来,就让我们用最后的生命为陛下争取一点时间吧,虽然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值不值得了。”

这不忠的话语传了开去,众多士兵目光坚定,却出奇地没有反驳。

“我也不知道值不值得,少校。”副官苦笑起来:“战争一年又一年,战斗的结果总是失望,我们真的能够战胜那些长耳朵精灵吗?”

“安心点,他们人少我们人多,趁着我们虚弱的时候占便宜,等我们强壮的时候,他们会还回来的。”

“希望如此。”副官点了点头,却见少校突然停了下来。

“长官,怎么了?”副官奇怪地问。

“你觉得我们的体力和给养,还能够跨过前面的山头吗?”这个少校看着远处的覆盖着积雪的山巅,叹了口气问道。

副官看着崎岖的山路,木然地摇了摇头。

“那就休息一下,以长耳朵的速度,大概三个小时之后才会追赶上来。”少校看了看极星的位置,他出身名门,家学渊源,很懂得如何利用季节和星空判断时间:“休息两个小时,然后备战。”

副官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几丝悲壮。

……

噼噼啪啪的营火点亮了起来,穿着破烂狼狈不堪的小男孩靠着萤火,掏出了包里的苹果派。

苹果派是大陆流行的美食,北方的苹果派偏咸,南方的偏甜,男孩看着糖分甚多的苹果派,又看着身旁士兵手里面的硬饼干,皱了皱眉,起身将苹果派掰成了一块一块,塞到每一个士兵手里,最后坐在少校身旁。

“谢谢。”少校低声道谢:“泰伯公子,如果你能活下去,或许以后能成为一名好将军。”

“马卢克,这里没有公子了。”小男孩道:“为什么停下来?是因为我们过不去了吗?”

“是的,前面是杰奥尔山脉最为险峻的碍口,有着梭莫人的追逐,我们过不去的。”少校沉声说道。

“是我连累了你,少校。”小男孩有些歉疚地说。

“不,您做得很好,一直坚持到了现在。”马卢克少校摸着小男孩的脑袋:“何况我答应过将军,一定要用生命保护你的周全。”

“感谢您的信义,少校。”小男孩表情肃穆:“一会儿梭莫人追上来,请给我一把剑吧,我感受到来自松加德的召唤了。”

“真遗憾,我不是诺德人

。”马卢克摇了摇头:“不过各自的灵魂都会有归宿,你看,他们都拿出了神像,那些士兵在向阿凯祈祷,那一些在向吉娜瑞斯祈祷,还有阿金,呃~我一直不知道他居然信奉魔神,不过这个时候也无所谓了,你看,副官那个最有趣,他居然在祭拜玛格诺斯,他小时候难道还想过做魔法师?”

“哈!如果不是该死的战争!我现在也许已经是一名法师了。”副官哈哈一笑:“少校,小少爷,别看我这样,当年我可是公认的聪慧,可惜我家里太穷,买不到免役的名额,希诺也看不上我。”

他抬起手掌,轻轻念了句咒语,手里燃烧起了一团火焰。

“OO~”小男孩啧啧惊叹:“我也想学这个,可是我爸爸不让,他说这是软腿鸡才研究的东西,诺德人最好不要碰!如果我今晚活了下来,我以后一定要学一下。”

“哈!软腿鸡。”马卢克笑了起来,突然看着地上的神像表情一变:“等等,这个东西怎么有点奇怪,你们看他的影子?”

“嗯?”小男孩和副官脸色同时一变,他们果然看到,在副官手中火焰的照射下,玛格诺斯的神像下方阴影竟然并非与光芒相对,而是拐了个弯,如同黑色箭头一般指向山坡下面的一片灌木丛。

“这是启示,来自玛格诺斯大人的启示。”副官表情凝重了起来。

“那片树丛搜查过吗?”少校找来一个士兵。

“没有,长官,我们立即就去。”士兵拖着疲惫的声音道。

“一起去看看。”少校和副官相互使个眼色,吩咐士兵坐下,悄悄地向那片灌木丛走过去。

马卢克少校皱紧了眉头,开始思忖究竟是什么东西引来了玛格诺斯的指示,在这片大陆上,神迹的出现简直和家常便饭一样。

莫非是看到自己这支小队陷入了绝境,这位伟大的太阳之父、星法师、工程师之王、星空与魔法主宰,想要帮他们一手?

他激动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位大神看上了他们什么,但这种神总不会给马上会死的人下指示,难道自己能够活得过今晚不成?

究竟是什么?

神秘的黑色指示在地表上闪烁着,哪怕没有了光芒,仍然有犹如星光一样的光点附着在箭头周边,马卢克少校靠近了箭头指示的树丛,忽然察觉到有一股若有似无的光芒在茂密的雪浆果丛中闪烁,副官忍不住拨开了树枝,随即就与马卢克一起呆滞了起来。

一个奇怪的人躺在灌木中间,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装甲,看不出什么材质,马卢克皱眉摸了一下,感觉不出是金属还是皮革,倒是有几分像是骨头,却光滑得多。

他看着这个青年的脸,白色的头发是很罕见的特征,不存在于泰姆瑞尔大多数人类种族,五官不像是帝国人,更不像是天际人,又不是红卫人,和布莱顿人有点像,但是马卢克却立即做出否认。

布莱顿人没有青年这种气魄。

他仰卧在那里,气度无比地雍容,仿佛沉眠的帝皇,让人无法生出轻视之心,身上的战甲并不像帝国将领常用的那么夸张,看上去样式平平,但是却让人感到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慑力。

这个人一定是首领,或是技艺高超的强者。

马卢克少校立即做出了判断。

“这里怎么会有人?”副官看看前后,表情十分奇怪。

“或许是玛格诺斯陛下赐给我们的礼物。”马卢克耸耸肩道:“不过他的运气可不太好,看来要陪我们一起死了。”

“难道不可能是玛格诺斯陛下的使者吗?魔神和星灵什么的?”小男孩插了进来:“看他的铠甲多酷!比花里胡哨的帝国军和梭莫长耳朵的好多了。”

“魔神?魔族大君到了人界也无法抵抗千军万马,除非他是魔神亲临,像上一纪的大衮那样创造湮灭。不过哪来那么多的魔神?玛格诺斯陛下哪有大衮那么疯狂?对自己参与创造的世界乱搞破坏。”马卢克道:“也许是玛格诺斯陛下没有搞好发布神谕的对象,这个人要陪我们一起死了。”

“是么?”小男孩泰伯有点失望:“那么把他丢在这里?”

“救起来吧。”马卢克道:“我们的药留着也没用。”

“但是他为什么会晕过去?”马卢克皱起眉,伸手探向这个青年的脖子,却见那护甲自动弹了出来,挡住他的手,马卢克吃了一惊。换了个别的位置,才和副官把他拖回了临时营地。

路上青年似乎哼了一声,又没了声息,马卢克暗暗松了口气,知道这个青年没有大碍,过一会儿自己会醒来。

强迫这么一个家伙清醒地面对死亡真的是好事吗?

马卢克突然开始怀疑起来,梭莫大军在追击时很少留下活口,尤其是追击目标包括皇帝的时候,让这个青年在昏迷中糊里糊涂地挂掉,或许对他更慈悲一些。

不过从男人的角度而言,清醒面对命运,总归是没有错的。

希望这一身铠甲不是虚张声势,醒来之后不要歇斯底里。

掂量着这个青年有点轻的体重马卢克想。

牡丹江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邢台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防城港妇科
牡丹江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邢台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