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上古妖经 第一章 天玄门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6:58

上古妖经 第一章 天玄门

序言

天地初始,万物有灵,负阴抱阳,生生不息。

历经无数年的休养生息,神封大陆凝聚了浓郁的仙灵之气。滋润着万物的本能力量,形成了血脉之力。

相传,大陆从初始到如今一直存在着一个千年法则。

每一千年之初,某地会涌现出一定浓度的仙灵之气,形成仙灵之泉。无论什么生命体,吸收以后小则强身健体,大则净化污浊,甚至修成仙体。

而每一千年之末,某地又会涌现出魔灵之气。魔灵之气没有任何附带属性,任何血脉生命体吸收,轻则心生魔念,重则失去本性沦为魔道。身有功力的生物尚还可以抵御,但若是被原本就好恶的妖孽吸收,那必是助纣为虐,为祸苍生。

传说总是没有具体根据的,但惟独这个传说历经了万余年,不但没有失去神秘色彩,反而更加让人们深信不疑。

如今,将迎来又一个千年末期。魔灵之气呼之欲出,妖魔余孽也在野心勃勃的垂涎三尺,神封大陆却陷入了出奇的宁静之中。

但也许,这正如一场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第一章天玄门

北方群山之中的凌墓雪山,气温低下,山顶更是常年冰雪覆盖。

天玄门地处在凌墓雪山之中,虽说不上是大派名门,但在这北方地区也算是人尽皆知。

门主萧景天凭借天降七星血脉,居然在精通阵法之余,又自创了一套炼制丹药之法。非常少见的血脉之力,再加上犹如凤毛麟角的炼药术,这足以让天玄门名声在外了。

“惑哥哥,为什么你不去和他们一起练功呢?”一个身穿兽皮袄五六岁大的女童坐在少年身边,问道。

被叫做惑哥哥的少年,转头看向女童,微笑道:“惑哥哥去练功就没人陪灵儿聊天了哦。”

“可是爹说练功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斩妖除魔,成为英雄呢!”灵儿天真的说到。

少年抬手抓了抓女童的头发,笑道:“原来灵儿也喜欢英雄啊!”

灰色的天空,酝酿了一个上午的雪,终于洋洋洒洒的飘了下来。伴随寒风,徐徐的纷飞在空中,屋顶,地上。

这二人中的女童便是门主萧景天的三女儿,名叫萧灵儿。虽然年幼,但却是个小美人胚子,出水芙蓉般的个性也更是惹人怜爱。最重要的是灵儿继承了父亲的的天降七星血脉。可谓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而少年,名叫雷惑。据说是门主三年前外出试炼捡回来的小乞丐。不但没有血脉之力,还不思进取,沉默寡言,终日游手好闲。门内师兄弟更是都把他当灾星看待,开始的时候,还会私底下议论门主为什么把这种人带回来。日子久了,大家连提都不愿意提起雷惑这个名字,真真是把雷惑当成了空气看待。

事实真是如此吗?门主真的就带回来一个废柴?虽然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单凭雷惑的样貌,就不可能是废柴好吗!

年仅十四岁的雷惑,就已身高七尺。一头帅气的黑发,利索的束缚成了马尾。刀削的面庞衬托同样黑色的眼睛,显得神秘莫测。只是,似乎雷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样貌。于是乎,他就在自己白皙的面庞上易容了一道伤疤,甚是可怖!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师兄弟们把他当灾星看待的原因。

“惑哥哥,你看!下雪了,好美啊!”灵儿开心的从石凳跳到了地上,伸着双手去接雪花。

雷惑微笑着看向灵儿,轻声道:“天天看还看不够啊。”

三年来,在天玄门,唯一与雷惑亲近如初的只有灵儿。用灵儿的话说:“惑哥哥一个人会怕黑的,我不能不理他。”也只有灵儿,能看到雷惑的笑容。

“灵儿……!你怎么还在这?赶紧回玄阁,陈爷爷叫你呢!”远处一个同样美貌的少女,不悦的喊道。

雷惑依然微笑看着灵儿,并没有理会声音的源头。

灵儿一脸不高兴的看了看远处的少女,又转头无奈的看向了雷惑。

摆了摆手,雷惑轻声道:“灵儿去吧,下次来的时候惑哥哥给你做好吃的。”

灵儿一下睁大了眼睛,惊喜道:“真的吗?惑哥哥!”像得到肯定一样,等雷惑点了点头,灵儿开心的转身跑开了:“我很快就回来,惑哥哥一定要等我啊!”

没有过多的注视,雷惑起身走向了不远的咒阁。

“废物就是废物。”少女看向雷惑,自语道。

天玄门内分五阁,分别是玄阁,阵阁,剑阁,灵阁,咒阁。其中玄阁是门内重中之重,教授炼药之术,同时也由门主直接管辖。其次是阵阁与剑阁,顾名思义就是教授阵法与剑术,也是所属弟子最多的。灵阁则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每个入门的弟子都要在灵阁呆一段时间,且时间不等。因为灵阁是挖掘新人自身潜力还有传授基本功的地方。最后是咒阁,教授符咒之地,也是门内弟子最少且实力最差的地方。

不只是天玄门这样分类教授,大多数的大宗门还有门派,学堂,都是这样分门别类。但其中学习符咒类的人都不是很多。因为学习符咒需要一样东西,灵性!这是凌驾于血脉之上的东西。可以解释为一种特殊能力,能够引动天外神煞之力赋予符咒神力。

不过符咒是个很复杂的东西,即便能够引动神煞制成神符,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威力。比起能够风云变幻的阵法,还有御剑飞行的剑术来说,符咒基本属于费力不讨好的功法。

这就很好解释为什么学习符咒的人那么少了。目前学习符咒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对符咒感兴趣的特殊爱好者。

二种就是自身血脉之力几乎为零但自身有灵性的人。

但事物总有那么一个两个例外,雷惑就是一个例外。他哪种都不是,他只是觉得咒阁人少,安静,所以才选择呆在咒阁而已。

而恰巧天玄门的人也都希望远离他,这才有了眼前的状况。

玄阁五层,天玄门议事大厅。门主正在与门内执事商议着什么事情。

“门主,您的意思是说有个神秘组织在疯狂招收符咒师?”左手边阵阁执事长老疑惑的说到。

“师父,这不是在开玩笑吧,要那些废物能有什么用?”门主的入室大弟子萧堂宇笑道。

门主眉宇微皱,沉声道:“也不算什么神秘组织,堂主是当年的符咒大师梅老。也许想在有生之年为符咒界做点贡献而已。”

“那爹您的意思,是把门内咒阁的人都送到那里吗?”右手边门主大儿子萧正阳沉静道。

门主点了点头,道:“我却有此意,眼下学习符咒的人少之又少,如果把他们凝聚在一起,没准会有一些作为也不一定。而我曾与梅老之间有过一些交情,能够助他一臂之力,日后有事也多一份助力。”

“恩,不错!是梅老的话就不用猜疑什么了,那老头虽然很倔,但很重情义。是他招收符咒师的话,我想会去有很多人帮忙。”左手边剑阁执事长老道。

门主转而看向咒阁执事,问道:“青书你的意见如何?”

被叫做青书的中年,看了一圈大家,沉声道:“我没意见,全由门主您来定夺。我本来就是身兼两职,咒阁那边其实我都教不了他们什么。眼下的机遇对他们来说是个转机,所以我非常赞同把他们送过去。”

这时,大厅的门猛地被推开,灵儿怒瞪着眼睛大吼道:“我不同意!谁也别想把惑哥哥送走!”语罢,灵儿便大哭着跑了出去。

“灵儿……灵儿……你要去哪啊……”少女连忙追了上去。

门主皱了皱眉,冷声道:“事情先这么定了,梅老过几天可能会过来接人,你们告诉接待弟子注意一下,没什么事就都回去吧。”

语罢,门主便起身离去,留下大厅的众人,面面相觑。

对于雷惑,在天玄门一直都是敏感话题,无论是谁,都不愿提起。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家的心里都有或多或少的疑惑。比如,门主为什么要把雷惑带回来?雷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的事情?诸如此类。

身为门主的儿子,正阳心里的疑虑更加繁重。碍于平时父亲并不愿提起雷惑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没有特意去过问。可眼下的情况让正阳觉得,也许是时候问一下了。

想到这里,正阳就欲起身去追父亲问个明白。

“你最好别去,让雷惑就这样无声的走,是最好不过的结果。”堂宇看穿了正阳的举动,连忙起身挡住了正阳的去路,悄悄说道。

眼见众执事纷纷走出了大厅,正阳起身,绕过了堂宇,擦肩而过之时,轻声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堂宇背对着正阳,直到大厅只剩下了自己。

嘴角一弯,堂宇自言自语道:“不懂吗……”

在天玄门,正阳与堂宇就像针尖对麦芒。一个是门主的儿子,一个是门主的入室大弟子。且二人都是玄阁执事,权利仅次于门主。倒不是因为与门主的关系二人才当上了玄阁执事,而是这二人真的有当执事的能力。

首先,气宇轩昂的正阳,一身刚毅正直的气息。虽没有继承父亲的天降七星血脉而是继承了母亲的蓝冰血脉,但凭借血脉之力蓝冰之镜居然可以复刻父亲的七星之力,从而使炼药术更加精纯。除非不出手,出手必出特级丹。这是连门主都办不到的事情,单凭这一点让正阳做玄阁执事就无可厚非。

何况正阳会的可不只是这一点点而已。在阵法,剑术之上,正阳表现的悟性与实力,也都是佼佼者。还有一点千万不能忘记,就是正阳才不过二十岁。此等年纪,此等成绩,怎能不叫人汗颜!

再来说堂宇,就更加厉害了。一双如雄鹰一般的瞳孔就足以诉说堂宇的个性,阴狠,果断,勇猛,无一不是强者的特点。加上灵炎血脉(一种火属性血脉),在炼药之术上如鱼得水,一气呵成。门主曾说,堂宇的血脉天生就是来炼药的。可见堂宇潜力无限啊!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在与正阳较高下,只要正阳学什么,堂宇肯定也会去掺一脚,并且功力一定会凌驾于正阳之上。这让门主在欣赏二人优秀的同时,也在烦恼二人以后该以什么方式相处才好。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正规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预约专家
宝鸡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邯郸牛皮癣
汕头医院看妇科那儿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